[舜远24h/23:00-24:00]07号笔记

1

我,东楻东宫,太子殿下专用书记员,编号07

干我们这行的搁以前叫起居舍人,任务就是写起居注,这属于高危工作,而且没有五险一金,自打那谁开了翻起居注的先河,我们的工作就变得愈加刀口舔血,危险程度不亚于动不动就要给人陪葬的太医。

万幸,我上司,没有翻阅他的书记员的工作文件的癖好,这也是我能在这里瞎逼逼的原因之一

我上司,我艹,我上司

那可真是维尔哈伦近十年来最无法复刻的传奇

舜·欧德文,舜殿下,文能笔走龙蛇,武能横刀立马,上得朝堂,能跟一众大臣扯皮,下得厨房,可在御膳门口杀鸡,一招幻术让塔帕兹大少芳心破碎,斗起来还能让那大少的表弟欲哭无泪。我匮乏的语言不足以形容他的英...

金错刀 下

06


“还在想?”


凌青猛一回头,看清来人后放松地塌下了肩膀:“容老师。”


“你演得挺好的,帝王心难捉摸,多疑莫测也不过如此。”容凇在他边上坐下,这会儿已经是半夜,凌青一个人坐在摄影棚里看剧本,虽然没穿戏服不至于让人疑心撞鬼,猛一看也得吓一跳。


“我俩今天那场。”凌青把玩着桌上滴溜溜的鸡血玉雕,“柳钺不是个人样,他怎么能……”


孟忱后期的程度,是不能让观众觉出这是个正常人在演疯子,也不能就是一个单纯的疯子,他得让人明白,这是个疯了的人,尽管看上去一点儿都不疯。


一身素衣,头发齐整,从头到脚没有哪处是不妥当的,可你看他一眼,就知道他整个人都卸了,是天王老子是十...

金错刀 中

04

《青玉案》拍完之后,柳钺其实没想过自己能再遇见凌青。

凌青实在不像会进这个圈子里的人,容凇都说过的,这孩子太傲,过刚易折,在这地方容易吃大亏。容凇说这话的时候在给申近雪涂指甲,柳钺坐在另一边读剧本,申近雪让他把一句台词再多念几遍,然后问容凇:“那你说月月呢?”容凇捧着她的手指尖头也不抬:“月月?这小子鬼精鬼精,祖师爷赏饭吃,他不演戏我都觉得暴殄天物。”

说柳钺是祖师爷赏饭吃毫不夸张,圈子里哪具皮囊都好看得可以,像他那种出挑到跨越性别的不太多。上大学之前申近雪给过他几部快雪影业的电影,不是大火的商业片,但都非常锻炼人,除此之外就按着他头专心学习。有赖申老师用心,柳钺低调实力派路线走得...

金错刀 上

*是完整版的电影剧情,和初版变动hin大

*有大量彩蛋

美人赠我金错刀

凌,青

不行我宝贝儿媳妇太帅了


凌云壮志:

凌青其实是个生来就傲慢的名字,凌是要在什么上面,青是青天又是青云,更是接近黑的蓝,他是什么性格,从名字里可见一斑。


这家伙骨子里傲气得很啊,腿断了都不会跪着,他就是要扶摇直上凌云御风的飞鸟,即使低人一等也有足够的底气去盛气凌人。


可就性子来说又更像那种不合群的狼。他是何其寡情一个人,对看不上的人爱答不理,让旁人去总结大抵会说他“三无”,磨破嘴皮子也难得他一个笑脸——他却笑得不少,冷哼一声一勾嘴角,露个虎牙,标准嘲讽冷笑。


“你算什么东西。”他嗤笑一声,仰着脸咧开嘴笑,笑得漫不经心满含讥讽,眸子里有什么亮得像刀锋。...

[舜远]Wong 01

 已经将近闭餐的点,餐厅里人不太多,舜坐在角落里等上菜,突然发现尽远在直播玩一个音游,他摸出耳机戴上,往玻璃橱窗上一靠,点点手指溜进了直播间。


他的这位老同学现在在一个培训机构为人师表,副业搞一点游戏直播,善用变声器,把自己伪装得很好,学生们根本想不到他们课下看的操作风骚的孤帆大佬和课上看的温文尔雅的斯诺克老师居然是他妈的一个人。舜本来也是不知道的一员,因为尽远班上教着弥幽,他去开家长会的时候蹭人办公室外卖,通过桌上的周边暖水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种东西)发现了一些端倪,尽远也没否认,只是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一下头。舜顺着这个切入点一番顺藤摸瓜,很快推理出上大学时他们...

眨眼


时共雁声流:

虽然不太高产但也很想要!!



Once Upon a Dream

恶魔说,你要学会这支舞。

古堡正中的吊灯随着他的一个响指骤然亮起,尽远终于看清了天花板上与墙上那些笔触细腻的油画,壁画上暗红的河沿着天花板与墙壁流泻而下,圣子受难,撒旦临世,戴着鸟喙状面具的医生坐在灰暗的云雾之中。尽远记得他幼时居住过的城堡,洛可可华丽繁复的色彩点缀到每一扇雪白窗棂的边角,那是鲜绿,鹅黄,天空与海洋的蔚蓝,光辉万丈,天堂的门在圣乐中开启。而此刻他眼前是黑与红在破败的墙皮上干涸,仿佛无数嘶喊的鬼魂铺天盖地扑来,恶魔平静地站在楼梯上,与墙上燃烧的地狱融为一体。

恶魔双手搭在黑色手杖的一头,一下一下转动着右手尾指上蛇形的指环,尽远听见喀啦喀啦的响动,那座巨大的管风琴自己演奏起来,...

三周年这套曲子唱的给我脑出一个西幻pa……


云山雾罩的教皇,早孤的小王子,王后的梳妆台里码着一把把锋利匕首,边境密林里的恶魔常常出现在梦魇之中。小炼金师常在水陆两用的大商船上采购原料,种族神秘的少年颈上系着细银锁链,不管不顾地坐在船头唱歌。年轻的预言家有一副与失踪许久的兄长极为相似的面孔,传说中那位异瞳的青年曾为教皇填满了城堡的图书馆。两位少女是大陆上自由的游医,女王来自高寒北地的冰封王座,脸上永远笼着化不开的寒霜。


希望他们在我的梦里自行演绎五十万字。


[舜远]厝浮灯

*普天同庆寄余生解禁

*bgm-吾恩《无常曲》

草木本无心,何求美人折


1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