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大家都懂。

敬人如蜉蝣朝生暮死,唯他与河山亘古。

又一年,共你醉此明月。

禄正经☆:

# 11.11大祭司生日快乐#

lof赶一波零点~
正儿八经给老公过生日🎉祝他两千年???岁生日快乐!
我爱他!!!!!!!!!!!!【鬼叫】

这次特意提前几个月开始准备,感谢各位画手爸爸陪我浪❤️

大概白当一个写手了完全写不出什么矫情抒情的话( 。ớ ₃ờ)ھ!!总之我多爱他你们都是知道的——

超级遗憾入坑两年错过了好多!不管是云轩还是狗狗都入坑太晚了,很难过之前一直没有认真去了解这个角色,他真的太好了˃̣̣̥᷄⌓˂̣̣̥᷅!!
狗狗生日没赶上!轩轩生日奢侈一把!
顺便福利一下...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再简陋潦草却始终让我沉迷

-

legend表演片段,四人特写,满场蓝绿色荧光棒挥舞的舞台全景,垃圾拼成的“L”


我身边只他一个

-

维鲁特和赛科尔的国际歌合奏,维鲁特背着书包跑出克洛诺家的大门


却敢去没天光的 疯狂梦境

-

跑出来的小维鲁特切成刚刚考上音乐学院走出家门的小维老师,赛科尔在不远处拖着行李箱冲他招手


是他陪我流血破皮

-

岩城夏日的练习室,云轩靠着镜子做在地上,看着伊恩端起一盆凉水从头浇下去


陪我失眠时交换着回忆

-

维鲁特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里满满的生日祝福,电话亮起,特写屏幕上的备注:赛奇


也因他才成就我

-

一袭礼服的洛维娜握着奖杯和话筒,对台下的卢...

忽梦少年事

*给酒安讲老一辈剧情,索性统一整整,顺便期待一下她的真相是真


*这里的设定是舜和弥幽的妈妈姓格雷文


(一)


连舜·欧德文都不知道他爹年轻的时候演过戏,基因在那摆着,辛先生曾经也是一张脸斩杀一片的主。当时辛大学毕业,被搞艺术的哥们拉去客串了几个MV镜头,他演一个落魄的大侠,破衣烂衫长发带,坐在一棵松树底下拿个抹布擦剑,头发凌乱,像是刚打过架的样子。其实挺怪,辛气质偏温润,但或许是光线渲染的过,他剑往手里一提,整个人就冷了许多,背景音乐夜枭瞎叫,瘦削的年轻人冷着脸低着头,整个画面看上去又古龙又李贺又王家卫。


辛拿到的剧本就两个字:擦剑。他一个正经学商的,也没什...

——「再近一步的最大可能是覆水难收,不近那一步,他之于那个人就永远是特别的。伊恩这个时候对自己向来超群的通透和清醒有点感慨万千,握手术刀握出的绝佳控制力延展到感情,让他愈发滴水不漏。偶尔云轩跟他开玩笑,没轻没重地勾着他肩膀蹭过来一身烟味,伊恩也只是把最深沉的眼神藏在镜片的反光之后,向来冷淡的脸上露出一点分寸合宜的微笑,然后不着痕迹地挣开,就好像他从不曾期待这个拥抱。」


——「他听云轩讲起那些过往,也从旁观者的角度见证过几段露水情缘,全程没什么评价,也没什么反应。在云轩的生活里,伊恩出现和离开的时机总是恰到好处,正如他把“挚友”的度也把握得极其精准。然而就像每次应酬结束,云轩总能在一个门口...

金错刀 01

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01

柳钺到影城那天赶上片场下雪,色调暗沉的后梁宫城给薄雪涂了一层白,越发显得空寂如大墓,摄影组换着角度使劲拍空镜,摄影师手机壁纸都换了好几个。柳钺没带助理,一个人从永巷慢慢走过去,抬头是京城切割成四方的灰色天幕,他看着一只鸦越过云脚忽而飞去,觉得那鸦一瞬叼走无数朝暮,而他恍惚回到十四年前。

《金错刀》的剧本掖在他怀里,半个月的功夫已经翻得边角起皱。孟忱,字子晦,后梁末帝,开国君王明烜扫平江北的最后一道关——柳钺知道这个角色只能是他,只会是他,正如明烜除了凌青没有别人。十四年前那部《青玉案》,男女主角徐凇和申近雪从多少个孩子里头挑出他们俩,从戏到人都是命...

云轩道奇在艾格尼萨那一年怎么可能过得平和安稳,今天这儿塌了,明天那儿崩了,脚不沾地忙得嫌长发碍事,都得拿个皮筋高高扎起来。跟伊恩其实交流也不多,更多的是步履匆匆的擦肩而过,叮嘱一声记得吃饭就又各忙各的。小医师当时还不懂休息,时常被云轩拿个什么破事耽误半天,自己心里还有看法。终于有一天俩人都有空了,面对面坐下情不自禁谈的还是正事,没说两句云轩睡着了,趴着迷迷糊糊感觉有人给他搭了件白大褂,一觉就睡到黄昏,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夕阳斜着,树叶飒飒地摇,伊恩在桌子对面读书,隔着镜片看他,慢慢地说你听啊,风起了。

画手老师们那个画风封印好好玩

想试试文风封印

一个评一句文风特点,然后我就……不那么写

试试看

他的眼睛像琥珀,因为要把曾经的好时光原模原样封在里头,不管过了多久,一丁点儿都不许变。

龙骨与星

雷格因扒着胡桃木的柜沿踮起脚,柜门上镶嵌的玻璃被精心地擦得一尘不染,他看着里面一截白色的骨骼,好奇地问:“妈妈,那是什么?”

洛维娜正把一束沾着露水的矢车菊插进放在书桌上的琉璃花瓶,她刚刚从花园里回来,层层叠叠的裙摆上勾上了细小的草叶。她帮小儿子打开柜门,拿出那截象牙色的,从什么大型动物肋骨上折下的骨骼,在柔软厚实的地毯上坐了下来。如果这是在奥莱西亚家的大宅,大小姐这释放天性的举动一定会换来老夫人的一顿呵斥,但这是斯诺克家的书房,在这儿洛维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年轻的夫人把儿子拉到身边,不无骄傲地说:“这是一截龙骨。”

雷格因重复:“一截龙骨。”

“你看。”洛维娜细长的手指在骨头上点一...

反复横跳

时共雁声流:

我乒铃乓啷地打爆质问箱狗头



想和天使们聊聊天,但是早上那个崩盘了……orz,被迫重新注册了一个,在这里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