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道奇在艾格尼萨那一年怎么可能过得平和安稳,今天这儿塌了,明天那儿崩了,脚不沾地忙得嫌长发碍事,都得拿个皮筋高高扎起来。跟伊恩其实交流也不多,更多的是步履匆匆的擦肩而过,叮嘱一声记得吃饭就又各忙各的。小医师当时还不懂休息,时常被云轩拿个什么破事耽误半天,自己心里还有看法。终于有一天俩人都有空了,面对面坐下情不自禁谈的还是正事,没说两句云轩睡着了,趴着迷迷糊糊感觉有人给他搭了件白大褂,一觉就睡到黄昏,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夕阳斜着,树叶飒飒地摇,伊恩在桌子对面读书,隔着镜片看他,慢慢地说你听啊,风起了。

legend./文字剪辑《真相是假》

:)
大型齑粉扎心现场

至死方燃。:

如题,脑了一周画面的产物


有一些设定是我添加的!!!!希望晏神不要打我qwqqqqq


不算是饭制视频类 有些是粉丝接触不到的世界(……)


bgm真相是假
————————————————


【假装有回忆滤镜】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就像是涂满了劣质油彩的画
——


颁奖典礼主持人站在台上宣布最佳单曲《Hunter》


legend四人上台,都先深深地鞠了一躬


——


我们在画中捧花


——


演唱会现场,粉丝跑上台来送花,赛科尔接过笑着递给了维鲁特...


又一些回复


进口挖掘机修理



你帅得超行星坍缩了我的哥



谢谢你的喜欢!最佳谈不上啦,很多老师都比我优秀,最美好的永远是方王~



?就不说,够狗了没



雷生子,雷强制和暴倾,雷各种性别歧视,最雷三观不正还自以为很酷

我看网文其实真的很少,接受能力不强,有不少号称酷炫带感的设定我都谢谢再见

最后谢谢你的表白!mua一大口



方王日常,互狗呗就是……

微草的风格我觉得特别多变,林爸爸在的时候应该比较正常,小王小方刚接下来那会吧鸡飞狗跳着摸索前行,成熟期应该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偏重稳扎稳打,士谦走了之后真实幼儿园,当然还有小年轻们又不一样的未来

林杰很正经,王杰希很正经,高英杰很正...

画手老师们那个画风封印好好玩

想试试文风封印

一个评一句文风特点,然后我就……不那么写

试试看

他的眼睛像琥珀,因为要把曾经的好时光原模原样封在里头,不管过了多久,一丁点儿都不许变。

龙骨与星

雷格因扒着胡桃木的柜沿踮起脚,柜门上镶嵌的玻璃被精心地擦得一尘不染,他看着里面一截白色的骨骼,好奇地问:“妈妈,那是什么?”

洛维娜正把一束沾着露水的矢车菊插进放在书桌上的琉璃花瓶,她刚刚从花园里回来,层层叠叠的裙摆上勾上了细小的草叶。她帮小儿子打开柜门,拿出那截象牙色的,从什么大型动物肋骨上折下的骨骼,在柔软厚实的地毯上坐了下来。如果这是在奥莱西亚家的大宅,大小姐这释放天性的举动一定会换来老夫人的一顿呵斥,但这是斯诺克家的书房,在这儿洛维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年轻的夫人把儿子拉到身边,不无骄傲地说:“这是一截龙骨。”

雷格因重复:“一截龙骨。”

“你看。”洛维娜细长的手指在骨头上点一...

一些回复

【正经的问题】


老王嘛……

我是被两个亲友(其中一个最后跑去爱了喻文州)拽进的王坑,最戳心的当然是那句经典的向前飞去,但我觉得他最可爱的地方是20人团本那次跟老叶roll点,老叶说“你这是逼人摇出100啊”,他那句“请。”

我当时就“我靠他好酷啊”,然后抠好多小细节,这个人吧是真的很有意思,别哥去买饮料,他会认真地讲谢谢,老林问他还有没有那种直觉,他也会很狂地来一句你想试试吗,就那种又飘逸又能接地气又高冷又温柔的猫系狗比[ntm]

杰希是看什么都很通透,比如早早就说刘皓狼顾之相心术不正,在很多人都抨击唐柔的时候自己有一套看法,甚至最后跟叶神讨论他爹,王杰希你一直在真相帝诶

关于杰希的...

反复横跳

时共雁声流:

我乒铃乓啷地打爆质问箱狗头



想和天使们聊聊天,但是早上那个崩盘了……orz,被迫重新注册了一个,在这里



[影帝]末路

*激情补档

东宫收到一封信,塔帕兹克洛诺少伯爵与舜殿下探讨南岛末日后灾区重建所需幻光花资源的进口问题。整封信是一丝不苟手写出的印刷体,公事公办,语气官方,只有署名的V字笔意稍稍飞扬,有了一点人的情绪。负责的官员把信读了两遍,递交到上级,叶续刚刚请辞,东楻对塔帕兹的外交管理层换了一大批人,正在交接磨合,新上任的外交官很年轻,经验尚浅,于是信又呈到了皇宫里去。维鲁特把信寄出去后一直等待,终于收到回复,回信的语气比他更加官方,落款处是一方冷硬的东楻国印,他看了几遍,没有找到舜·欧德文只言片语的痕迹。

和回信一起放到他办公桌上的是几份报纸,一起夹在一个黑色的文件夹里,维鲁特关心整个大...

[光影]针锋

*激情补档

赛科尔从一片昏暗里走出来跳上高脚椅,用手指很有节奏地敲着吧台桌面,尽远觑了他一眼,低头看向腕表。

——他还有五分钟。

“你一个沏茶的,在这里做什么?”

“调酒。”

尽远回答得惜字如金,啪地将一杯苦艾拍在赛科尔面前,酒液澄清碧绿,让人想起那些名为碧螺春或者龙井什么的醇香饮品,叶片在瓷杯里忽上忽下不知浮沉个什么劲,而玻璃杯里只有冰块不停晃动碰撞杯壁。赛科尔很有自知之明地没有一饮而尽,尽远看着他摇晃酒杯,主动开口打破沉默:“你刚刚弹的是什么曲子?”

“赋格。”赛科尔指尖轻划,仿佛拨动吉他琴弦,“遁走,追逐,永无休止地奔忙,非要去抓住得不到的东西,人就这么无聊。”

无聊——不...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