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道奇在艾格尼萨那一年怎么可能过得平和安稳,今天这儿塌了,明天那儿崩了,脚不沾地忙得嫌长发碍事,都得拿个皮筋高高扎起来。跟伊恩其实交流也不多,更多的是步履匆匆的擦肩而过,叮嘱一声记得吃饭就又各忙各的。小医师当时还不懂休息,时常被云轩拿个什么破事耽误半天,自己心里还有看法。终于有一天俩人都有空了,面对面坐下情不自禁谈的还是正事,没说两句云轩睡着了,趴着迷迷糊糊感觉有人给他搭了件白大褂,一觉就睡到黄昏,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夕阳斜着,树叶飒飒地摇,伊恩在桌子对面读书,隔着镜片看他,慢慢地说你听啊,风起了。

评论 ( 5 )
热度 ( 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