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近一步的最大可能是覆水难收,不近那一步,他之于那个人就永远是特别的。伊恩这个时候对自己向来超群的通透和清醒有点感慨万千,握手术刀握出的绝佳控制力延展到感情,让他愈发滴水不漏。偶尔云轩跟他开玩笑,没轻没重地勾着他肩膀蹭过来一身烟味,伊恩也只是把最深沉的眼神藏在镜片的反光之后,向来冷淡的脸上露出一点分寸合宜的微笑,然后不着痕迹地挣开,就好像他从不曾期待这个拥抱。」


——「他听云轩讲起那些过往,也从旁观者的角度见证过几段露水情缘,全程没什么评价,也没什么反应。在云轩的生活里,伊恩出现和离开的时机总是恰到好处,正如他把“挚友”的度也把握得极其精准。然而就像每次应酬结束,云轩总能在一个门口找到伊恩那辆雪白的车一样,他其实一直在等,等一个旅者停下脚步,等一片云终于倦怠了随风飘游。」


——「他心里是阿斯克尔一个姓氏的责任,是始终追求的理想和自由,留给感情的地方自然很少,正好还装得下一个人,也就只能装得下一个人。不可言说的温柔希冀从初识开始酝酿,渐渐成为千里冰封中的最炽烈一抹。或者只是无人知晓的默片独白,却足够他咀嚼一生。」





——「然而伊恩阿斯克尔之于云轩道奇有点不太一样,是千万人中,千万年中,也是时间的无涯荒野,却不是不早一步不晚一步,惊鸿一瞥的“你也在这里吗”,而是不近半分不远半分,如梦初醒的“你居然还没走”。」


sot唯二白月光。最近有点get到这对的点,先放点脑洞,有空写文


评论 ( 5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