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再简陋潦草却始终让我沉迷

-

legend表演片段,四人特写,满场蓝绿色荧光棒挥舞的舞台全景,垃圾拼成的“L”


我身边只他一个

-

维鲁特和赛科尔的国际歌合奏,维鲁特背着书包跑出克洛诺家的大门


却敢去没天光的 疯狂梦境

-

跑出来的小维鲁特切成刚刚考上音乐学院走出家门的小维老师,赛科尔在不远处拖着行李箱冲他招手


是他陪我流血破皮

-

岩城夏日的练习室,云轩靠着镜子做在地上,看着伊恩端起一盆凉水从头浇下去


陪我失眠时交换着回忆

-

维鲁特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里满满的生日祝福,电话亮起,特写屏幕上的备注:赛奇


也因他才成就我

-

一袭礼服的洛维娜握着奖杯和话筒,对台下的卢西恩飞了一个吻


换别人就失去结局

-

歌剧魅影片段快剪,特写结尾phantom落在椅子上的半张面具


没繁花红毯的少年时代里

-

三个少年在什刹海弹唱,空无一人的酒吧与玻璃门外的繁华隔成两个世界


若不是他我怎么走过 籍籍无名

-

三个人坐在练习室里,舜推开门走进来,与尽远短暂地对视了一眼


我真的陪他淋过大雨

-

一场突然下起雨的露天live,台上台下的人都浑身湿透,粉丝们仍然不肯离场,赛科尔抹着脸上的水大笑


真陪他冬季夏季

-

东楻雪中初遇的小小少年,《暮日醒觉诗》片场热成两根海带的舜和尽远


真的与他拥抱黑暗里

-

《一步之遥》表演之前维鲁特和赛科尔在没开灯的练习室里跳着探戈


真牵过他的手臂

-

舜气急败坏拉起愣神的尽远,飞跑过京城的街头


我共他飞过地球万里

-

敦煌黄昏街头骑着自行车向维鲁特飞驰而来浑身金灿灿的赛科尔

塞维利亚教堂满是鸽子的广场上向赛科尔递过一块面包的维鲁特


也一起熬梦想朝不保夕

-

卢西恩手里的钢笔掉到地上,笔盖与笔身分开成了两截,他最后一眼看向书桌,洛维娜在相片上笑得闪闪发光


曾躲进了长街寂静

-

尽远独自走过艾格尼萨的街道,眉眼上落着没那么温柔的雪

舜站在书吧前,沉默地打开了一把黑色的伞


承诺只去有对方的 前程似锦

-

赛科尔放下咖啡杯

“跟我一起?”

“跟你一起。”

维鲁特坚定地看着他


那些被窥探到的所谓温柔证据其实不过万分之一

-

伊恩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看也不看地递给云轩

(转场)

云轩叼着烟打开工作室的收藏柜,调整了一下里面打火机的摆放位置


在无人的角落里 有更多浪漫秘密

-

舜在自己的顶层办公室里抱着木吉他给尽远唱《Counting Stars》,身后落地窗外是繁华的城市夜景


世人猜测真的假的不信宿命

-

记者提问:“您是否会想念斯诺克先生呢?”

荼禅一味为首的队形:“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盲生华点把Shadow按回座位

天承定命几万字的乐评合集


可我早把他安排进

-

舜和尽远在婚礼上并肩走过草地,微笑着对视


全部余生里

-

维鲁特握着话筒对赛科尔说:“可我还是想回来吃垮你。”


我真的陪他聊到黎明

-

维鲁特划开手机,收到塔帕兹月亮的照片

“我真的好他妈想你啊。”

“你当我不是啊。”


真的同他最默契

-

舜和尽远下意识对视又硬生生掰开

赛科尔弹着钢琴,惊愕地停下来,看见屏幕上那把小提琴和拉琴的手


真的记得他所有怪癖

-

(模糊画质)一场早期演唱会,伊恩的歌词卷起了边角,云轩下意识地把它压平


真的最害怕分离

-

(快剪)

维鲁特合上排练室的门,赛科尔与此同时睁开眼睛

尽远走进登机口,舜抿了一下唇,最后也没说什么

画外音,洛维娜声音带笑:“就这结局啊?”


我也想把爱宣之于口

-

叶迟放下笛子,结束录音,在文件名上敲下“钟期既遇”,看了一会屏幕,垂下眼睛


也时常对未来心怀侥幸

-

伊恩把车停在圣塔传媒的后门,看着那个云山雾罩的身影慢慢走出来


希望能得世界允许

-

几对人同框的画面快速闪过,声音交替重叠

伊恩:“最感谢的是道奇老师。”

辛:“叶先生是很优秀的艺术家。”


坦荡一次喊他姓名 再说爱意

-

维鲁特:“对,赛科尔是我师哥。”

舜:“对我来说他只是尽远·斯诺克而已。”


关于他我有

-

《暮日醒觉诗》,舜红着眼睛偏开劈向尽远的刀刃


太多的勇气

-

尽远追上舜,坚持地说完了那句:“对不起。”


都是真的好梦不醒

-

“不干嘛,就当再做一场梦。”


我真的有过思念成疾

-

赛科尔对着月光,渐渐敛起笑意,挂断了耳边的电话


真的爱看他背影

-

维鲁特站在赛科尔的左后方,看着台前他光芒四射的少年


真的为他有盔甲坚硬

-

洛维娜走下医院的台阶,月光在她身上披成一层柔韧的铠甲


真的吻过他侧颈

-

《Flamingo》拿下单曲奖,舜注视着尽远亲吻了一下奖杯


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

-

维尔哈伦乐典,镜头快速扫过嘉宾席,《星轮》大合唱


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

-

舜与尽远微笑对视

赛科尔搭着维鲁特的肩膀


可我只看向他眼底

-

维鲁特看着赛科尔,说:“我回来了!”


而千万人欢呼什么

-

沸腾的台下,荧光棒挥舞成一片蓝绿色海洋


我不关心

-

赛科尔红着眼睛抱住了维鲁特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但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

皇城演唱会上没有乐器的四个人向台下深深鞠躬

(转场)《Hunter》首演,抱着吉他的维鲁特和赛科尔、抱着贝斯的尽远、握着鼓槌的舜在台前鞠躬后直起了身


别去管流言蜚语

-

《深海的回旋》live,四个人沉浸地表演


这爱请一直相信

-

“Legends never die.”


评论 ( 7 )
热度 ( 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