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远]Wong 01

 已经将近闭餐的点,餐厅里人不太多,舜坐在角落里等上菜,突然发现尽远在直播玩一个音游,他摸出耳机戴上,往玻璃橱窗上一靠,点点手指溜进了直播间。

 

他的这位老同学现在在一个培训机构为人师表,副业搞一点游戏直播,善用变声器,把自己伪装得很好,学生们根本想不到他们课下看的操作风骚的孤帆大佬和课上看的温文尔雅的斯诺克老师居然是他妈的一个人。舜本来也是不知道的一员,因为尽远班上教着弥幽,他去开家长会的时候蹭人办公室外卖,通过桌上的周边暖水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种东西)发现了一些端倪,尽远也没否认,只是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一下头。舜顺着这个切入点一番顺藤摸瓜,很快推理出上大学时他们服那个排行第一的高手也是尽远本人,百感交集,生发出一种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的感觉。

 

尽远开直播的时候会把自己声音调得更尖一点,大家听了都以为是元气少年,加之其本人终日和高中生厮混,用语极度年轻化,观众们出于某种刻板印象作祟,根本不把他往教师这种职业的方向上去想,尽远觉得挺好(一定不会被抓包扣奖金),愈发放飞自我。此刻他开着二倍速玩hard级,操作界面一片赤橙黄绿青蓝紫,舜看了一会就觉得后背发凉,根本无法相信尽远怎么能打完这首曲子,弹幕飞过五颜六色的大量帆哥牛逼,半分钟后尽远打完了,大家看到数据,又叮呤咣啷跪了一片。

 

“我们看一下这段的剧情是什么喔。”尽远敲着屏幕说,敲击的地方开出一小朵一小朵的幻光花。

 

有贴心的弹幕给新观众解释:这款音游叫“Wong”,会根据玩家初期的选曲通向不同的剧情线,孤帆在打的这条线的主人公是一个穿得紫呼呼的小人,上一段剧情是小人的母亲出门远行,只留给小家伙一个模型小船,弹幕还把孤帆的感慨打了上去:孤帆说他小时候妈妈也经常出差,而且出去一趟就要挺久,他特别不乐意妈妈出差,因为什么呢,因为他爸做饭实在是太难吃了。舜正看着那条弹幕乐不可支,尽远那边的剧情动画加载出来了,他挺惊讶地说,好像多了一个小朋友。

 

【等我当上太子,你来做我的侍卫长吧?】

 

尽远嚯地一声:“这还是太子。”

 

【……再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啦!】

 

小主人公拉着新伙伴兴高采烈,尽远顺便答起了观众问:“是这样的,我们玩到现在,对角色身份信息了解特别特别少,就完全看着剧情靠猜,对,连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这个画面还真是挺精致的……嗯,你看这个衣服纹路……行啊,那就叫小殿下好了。”

 

动画播完,尽远从列表里选了个新曲子,调到二倍速,观众们开始了新一轮的惊心动魄。舜又看了一会,觉得实在很打击自尊心,留下一辆游轮之后退了直播间,思索片刻,打开应用市场,把“Wong”在自个手机上也装了一个。

 

 

 

Wong的初始界面是一棵巨大无比的树,树上有鸟,树下有田,舜把脑子里这地方挺适合搞房地产的念头踢掉,一通乱戳,很没耐心地跳了一堆铺垫剧情,第一首曲子还好应付,后面就跳出了两个选项,舜随便点了一个,屏幕暗了下去,再亮起时出现一个绿色头发的小人。

 

这正好,舜想,跟尽远玩的那个应该是两条线。画面上的小人走来走去,时而站到窗前往外看,时而又在沙发上坐下,显得很焦急。

 

【路易斯爷爷,母亲还没回来吗?】

 

舜的眉毛挑起老高:这游戏怎么回事,咋这跟孩子妈过不去。

 

【这里就是东楻?可我们到底要来干什么呀?】

 

杵在门边看着像老管家的角色台词只有一串省略号,小人怎么上蹿下跳都得不到回音,舜握着下巴静观其变,过一会小人不动了,外面进来一个穿军装的,没有什么开场白,非常简单粗暴地表示,小少爷,我是什么什么上校,以后就是你的师父了。

 

舜握着手机发出了呃的一声,觉得按这剧情简直有一部老套苦情戏呼之欲出,他脑洞大开地思维发散:这孩子跟刚尽远直播里那个小伙伴儿好像还有点像,不要吧,这是什么奇葩游戏。他瞬间就丧失了大半兴趣,退回桌面长按卸载,app图标开始疯狂抖动的时候舜的手指顿住了,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难以说清的怜惜。

 

算了。他想。再打几个曲子再说。

 

舜回到游戏界面,绿头发的小人已经换了一身装扮,手里拿着一杆小小的银枪。舜左戳右戳地跟他玩了一会,然后去翻曲库,翻着翻着赶紧把滚动的屏幕按住,好巧不巧,未解锁区里有一首叫《孤帆》。

 

舜光速截图发给尽远,尽远回了一个感叹号,然后又回:“你也在玩这个?”

 

“今天刚好看到你直播就玩了。”舜说,“不过跟你那个剧情不是一条线。”

 

“听说主线有好几条呢,我不想翻攻略,怕剧透。”尽远打字飞快,“哎对还有一个事,赛科尔说下周有个同学聚会,去塔帕兹吃烧烤,你来吗?”

 

舜先是惊喜地说“那哪能不去”,说完心态突然爆炸:“等会,我得看下日程,我们下周好像开会到死。”

 

尽远发来一个抚摸猫头的表情包表示安慰:“也没关系吧,不然我们问问他,可不可以把地址改到白鹭亭,大家都好久没见了。”

 

“咱俩还同城都好久没见了。”舜随手回复,敲完觉得这话说得哪哪都不对,正想欲盖弥彰地补救点什么,尽远回了句语音:“我正好去你们那边买书,要不要出来吃个饭?”轻快的声音跳跃地融在车水马龙的背景音里。

 

舜看了一眼桌上的表,时针正徐徐爬向罗马数字七,他慢慢往前伸出手,用一个冷静的声线回复了语音,从容淡定地说:“都行。”

 

然后他啪地合上了笔电,从桌前跳起来,抓起风衣,只给世界留下了一个快乐的背影。


评论 ( 13 )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