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青

不行我宝贝儿媳妇太帅了


凌云壮志:

凌青其实是个生来就傲慢的名字,凌是要在什么上面,青是青天又是青云,更是接近黑的蓝,他是什么性格,从名字里可见一斑。


这家伙骨子里傲气得很啊,腿断了都不会跪着,他就是要扶摇直上凌云御风的飞鸟,即使低人一等也有足够的底气去盛气凌人。


可就性子来说又更像那种不合群的狼。他是何其寡情一个人,对看不上的人爱答不理,让旁人去总结大抵会说他“三无”,磨破嘴皮子也难得他一个笑脸——他却笑得不少,冷哼一声一勾嘴角,露个虎牙,标准嘲讽冷笑。


“你算什么东西。”他嗤笑一声,仰着脸咧开嘴笑,笑得漫不经心满含讥讽,眸子里有什么亮得像刀锋。


他腰杆挺得笔直,每一步都稳稳当当,偶尔穿皮鞋,脚步声敲在人的心尖上。他不是很好看的类型,眉目间满是凌然,凶得很,特别不招小姑娘喜欢。唯一跟精致挂一点勾的还是睫毛偏长,若是垂下眼帘也未尝不可显现几分倦怠温和,可他不,他总是挑着眉梢半耷拉着眼皮,用最高人一等的方式瞧你,你总会心惊胆战,汗毛都要炸起来。


多么标准的一个恶人啊。冷漠又高傲。从不平易近人,但十足可靠。“你什么废物啊你,我来。”他说他来,那他就能把事情做得熨帖了。有分寸,虚张声势一套一套,小算盘打得啪啪响,护短得厉害,寡情又的确深情,心尖三寸地,全留给谁谁谁。


体贴得自然而然,感情方面快刀斩乱麻,知道自己玩不来就很纠结——“靠,谈恋爱是这样的吗?是我不正常还是恋爱本身不正常?”理解的喜欢就是,“?喜欢谁不就是要对谁好一些吗”,一谈到感情就再没办法坦率直白干净利落,让柳钺狗得七窍生烟怀疑人生,搁柳钺面前就一暴躁老哥,一边嫌弃你什么玩意太废物了吧一边把事情收拾好,生怕伤着碰着了自己又不动声色地心疼。


这小伙儿太不适合谈恋爱了,一谈恋爱什么有的没的都一团乱麻了,恰巧柳钺又是个不省心的,这俩折腾折腾这辈子也就彼此了,再没有别人了。


兴致上来了写写他。


总算给柳钺跟凌青弄了个合集,看看还是有三两篇文章的。


我好久好久之前说我就是那种喜欢谁,并不一定想变成谁的那种类型,凌青大抵就是我又喜欢又很想成为的那种人了。


他缺点好多,多到我不想说,就这么个人吧,自个儿也不想成为更好的自己怎样的,其实挺颓的,跟我画风也就一半一半,倒是那么点过度自尊自讨苦吃的傲有一部分的确源于我,具体来说就是“?你什么玩意,老子凭什么要你喜欢”【嗨】


他不在乎你,哪儿还管你喜不喜欢他,他最不怕恶名昭著,是那么一把怎样都利落怎样都凌然的刀。是最接近黑的蓝,是看上去那么让人冷的颜色。但总归,还不是黑。

评论 ( 2 )
热度 ( 30 )
  1. 尘埃也凌云壮志 转载了此文字
    不行我宝贝儿媳妇太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