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么再看一遍哭成傻逼

云梦睡虎地秦简:

54

好哥哥走得都早,哎。

皎皎既明:


哥哥讲过这样的童话,每一个为艾格尼萨死去的人都会成为冰山上沉睡的雪花,当你走过去,刮过你身侧的北风就是他们给你的拥抱,当你在山顶驻足,下雪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就是他们未曾终止的心跳。


那么你呢?你也要做这样的雪花吗?


伊恩不回答,镜片后的与他一模一样的眼睛目光柔和,他要做的事情从来不说,却坚定如雪峰久经风雪的山石。尤诺知道他要走,拦不下,不能拦,太多的人都在等。最寒冷的年月里,一朵花的凋谢无声无息,一朵花的燃烧却能升起光明。


后来他做不成隔着玻璃亲吻玫瑰的小王子,摘掉花纹繁复精致的领结袖扣,把小羊皮靴扔到柜底,小腿上扎紧了一双看不出本色也不合脚的厚底军靴。一瓶手酿果酒,一副金丝眼镜,一个旧医药箱,满书房厚厚的医药典籍,笔记本上还有详细的批注,这就是他留给他的世界了。


他不再纠结“如果是哥哥会怎么做”而是沉下心来想“我应该怎么做”,一年年拔高的身量让他与兄长越来越相像,一天一天流逝的时光却让他走出镜中人的背影,走向属于他的另一座山峰。


想念他的时候就照照镜子,一样的面容,做着一样的事,固然艰难,却有力量,身旁的风雪彻骨寒冷,但那是哥哥的声音。


评论 ( 1 )
热度 ( 127 )
  1. 尘埃也云梦睡虎地秦简 转载了此文字
    我特么再看一遍哭成傻逼
  2. 云梦睡虎地秦简尘埃也 转载了此文字
    54 好哥哥走得都早,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