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塔]潮汐

御政殿一道折子颁下去,驿站的快马跑断了腿,闽浙总督吓得摔碎了手里的琉璃茶碗,总督府灯火通明一夜,天光刚刚亮起,沿海的港口就人声鼎沸起来。

海上的风云刮不到京城,圣塔安静得一如既往,云轩把手里的信纸对折两下塞回信封,随手往桌上一丢,“开泉州港,重新设立市舶司,被逐上岸的疍民可领回各家的船继续在水上居住——你们还挺能耐。”

正手握墨条低着头细心研磨的小少年听完,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调整一下呼吸,压着满心的雀跃强作沉稳道:“弟子不敢。”

界海悄悄抬起眼,云轩蹙着眉正专心批注舜写的文书。少年天子满腔热血一身抱负,年纪不大雄心不小,大祭司这个时候就像带着幼童学步的大人,伸着双手虚扶在两边提心吊胆护佑,忙得半月也睡不了几个足觉,眼底都熬出了点青色。云轩从边上摸过茶杯,抿了一口觉得有些凉,把瓷杯又撂了下去,界海立即放下墨条,给他换了一杯新的,云轩这才又端起茶杯喝了几口,全程视线没有离开过桌面。

界海看着墨快干了,往砚台里加了一勺水,云轩写了几笔字,突然抬眼,问道:“这两天膝盖还疼?”

界海忙摇头:“没事了,多谢先生。”

到底是练家子,皮实。云轩边想,嘴上仍不留情:“这就没事了?早知如此,就该多罚你跪几天,好好改改你那冒失性子。”

界海自知理亏,挠了挠头不再辩解,头顶高束的马尾一甩一甩。云轩批完文书,摸过纸扇刷地一开,刚扇没两下,界海又善解人意地走去把窗户推开了。

那扇窗正对后园,南风飒飒地穿过园子里栽的紫竹,云轩望过去,被窗口漏进的阳光刺得眯了一下眼。

圣塔在暗潮汹涌的东楻像一处武陵源,似乎时间都比外面流得缓一些,界海进来不过两年的功夫,却觉得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第一次见到云轩那会儿他还是尚书房的一个小书童,不知怎么就“冲撞”了玉茗殿下,被罚去藏书楼收拾旧书。那是个相当枯燥的工作,界海耐着性子整理,正把别赋的卷轴铺开晾晒时视线里突然出现一对靴尖,头顶一个人兴致勃勃地问:“这就是几句话把玉茗气哭了那小子?”

界海抬起头,那个锦衣人稍微弯下身,眯着眼睛打量他:“还挺精神。也没比别人多长一张嘴呀?哎,跟我讲讲,你怎么把他说哭的?”

锦衣人笑得眉眼弯弯,界海跪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边上的夫子忙教他:“这是云轩大祭司!”

界海闻声就要下拜,胳膊肘却被一把捞住了,云轩说:“正好我那儿缺一个打理文书的,这孩子我就带走了——你叫什么名字?”

夫子又把话抢过去:“兰界海。冕下,这孩子是刺桐兰家的,您看……”

“什么刺桐兰家刺桐红家,哪儿来那么多讲究。”云轩广袖一甩,回头冲界海说,“界海是吗,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圣塔?”

界海毫不犹豫,俯下身就叩了一个头。

云轩起先也没有收徒的意思,只是把界海当个兼任文书和丫鬟的小跟班,一来二去发现这小子居然还有点身手,于是把侍卫的活也让他一块儿干了。刺桐兰家的旧案云轩不感兴趣,但这个孩子让他觉得挺有意思——小少年比同龄人细致许多,难得地静得下心,文辛像他这么大那会儿可能都没有这份耐性,然而界海又不是什么好脾气,当初能三言两语把玉茗气得七窍生烟,性子执拗,犟起来什么事都敢做。云轩有时候看见他抱着厚厚一摞书或者背着一把剑跑过去,或是跟圣塔里的修士们有模有样地说话,会觉得这小孩儿太好玩了。

后来界海跟玉茗运气很寸地又撞上了,这回界海有底气,不卑不亢地掏出了圣塔的令牌,玉茗正嘲讽他哪个萝卜摊上刻的,云轩好巧不巧经过,便随口护了一句犊子:“云家萝卜摊,刻给我徒弟的。小殿下,你要不要也来一个?”

这下板上钉钉,连敬茶拜师的仪式都免了。

很多人都以为云轩像所有世外高人一样,好静,然而这位大仙实际上挺爱看热闹,每一任他带大的君主都记得在梨园里专门给他留一个班子。云轩每每听完戏,会到处溜达,逗逗皇宫里一茬茬长起的小小少年。然而他的圣塔一向是安静的,那些修士们践行清心寡欲的戒律,食不言寝不语,凡事三缄其口,把这座古老的神殿彻底待成了一张古画,色调沉得透不过气。界海一出现,仿佛在里头提了色调鲜亮的一笔,一切便都有了活气儿。

界海个子抽条容易饿,就把废弃许久的小厨房重新收拾干净,偶尔拿来给自己加餐,也不忘给云轩做一份,虽然云轩从来不吃。他也会严谨地按照御医的嘱咐监督云轩的烟酒,变着法子藏烟杆锁酒柜,气得云轩天天骂他小没良心。弥幽跟他渐渐混熟,舜和尽远也与他关系不错,云轩进宫的时候总带着他,界海懂事守礼,即使没有外人,称呼也永远是毫不僭越的“殿下。”小少年一步一步跟着云轩穿过长长的永巷,穿过京城车水马龙的街道又走进圣塔肃穆的门,一双眼睛清透清透,瞳子里牢牢锁着紫色锦衣的身影,寸步不离照顾笔墨衣食,比谁做得都妥帖。

界海一直记得自己刚来那会儿,晚上在外边给云轩守夜,靠着一根廊柱没撑住睡了过去。他做了一个挺长的梦,刺桐城泉州港,海上来的四方珍奇看得人眼花缭乱,他在兰家的大厝里一阵风一样跑过,娘坐在廊下,用灵巧的手给他做一个小小的帆船。后来父亲获了罪,停泊在港湾里的船全被贴上了封条,金碧辉煌大厝一眨眼萧条下去,娘把他送上马车,噙着泪说快走,他在飞跑的马车里掀开帘子,看见自己的童年被抄家的官兵一并扼碎。界海醒过来,奇怪初春时节他怎么还能热出一头汗,然后发现自己身上搭着一件披风,领口还萦着极淡的一股烟草味儿。

温柔润物无声,藏在永远云淡风轻,弯起来狐狸一般的眼睛里。

先生哎。

什么事儿?

没什么,我去给你剥串葡萄吧。

说起剥葡萄云轩就哭笑不得,起因是以前有一回他去东宫,西边儿新上了新鲜葡萄,舜说已经挑了好的让人送去圣塔,云轩就摆摆手,说那玩意儿吃着麻烦得很。结果他第二天就见到剥皮去籽用冰块湃着的满满一碟葡萄,界海捧着茶盘,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云轩又好气又好笑,笑着笑着心底一软:“你的时间就是拿来干这个的?”

界海只是把小银勺塞到他手里,说先生先生,你尝尝看嘛。

===

几日前界海随云轩入宫,舜正跟几个大臣吵海禁问题,气得脸色铁青,云轩坐在边上考量,突然眼角一个影子一闪,他还没反应过来,界海在舜桌前扑通跪下,清脆的声音坚定道:“陛下三思!”

那几个大臣都愣了,云轩喝道:“回来!这儿有你什么事?”

界海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毫不犹豫地转回去,掷地有声道:“闽南沿海一带多有水上生民,终身居于船上,故曰‘疍民’。疍民以渔为业,世世代代习俗已成,若如诸位大人所言,关闭港口,强收船只,平民不得接近海岸,是何异于勒令飞鸟入水,强迫鱼鳖上岸?疍民不得下海,在陆上要如何谋生?还望陛下再加考虑!”

有个大臣看了云轩一眼,反驳道:“不渔,难道不能务农?只要有手有脚,做什么不能安身立命?这位小郎君未免把他们想得太愚蠢了!”

舜满心郁着气无处宣泄,界海这噼里啪啦一通反而把他想说的说出来了,他看向界海:“你还有什么话?”

界海心一横,索性朗声道:“夫闾阎之情郡县不得而知,郡县之情庙堂不得而知,庙堂之情九重亦不得而知——陛下身居九重,自然不知豪强缙绅争相吞并农田,便是世代为农也已无地可种,更何况疍民势微,除非重划土地……”

舜把杯盖往茶碗上重重一磕,界海会意住口,尽远提着枪走过来,舜冷声道:“出去跪着,没得坏了你师父的规矩。”

一下子铺下来三道台阶。”界海叩了个头,站起身跟着尽远出了大殿。尽远挑了个阴凉角落,给他在地上铺了条软巾,轻声道:“委屈一会,如果没叫起,冕下来了,你也跟着他走就行。”

界海:“多谢尽远哥。”

尽远看了看他,摇摇头,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跟一边站岗的侍卫嘱咐几句,匆匆回御政殿去了。

界海跪了几乎一天,傍晚时尽远和云轩来了,尽远遥遥看见云轩,冲他行了个礼,转身离去。云轩骑着匹马,身后还跟着一匹,他跳下马,冲界海伸出手:“还站得起来吗?”

“可以。”界海抓着云轩借了点力,云轩半抱着把他扶到马上,自己翻上另一匹:“我还道你比寻常人沉得住气,没想到你才是最毛躁那个。”

界海叹了口气:“您太难做了。”

“小陛下更憋屈……没事,都有这么一遭,他的路长着呢。”云轩悠悠地说,“你今天滴水未进吧,回去想吃什么?”

界海惊喜:“您,您要动手吗?”

云轩翻他一个白眼:“吃不吃?”

界海开心得要从马上飞起来,早上在御政殿铿锵有力谏言的形象荡然无存,云轩跟他并辔而行,觉得一种阔别的感受慢慢把心给泡发了,一扇窗子尘封许久没见过光,怎么劈凿也撬不开锁,界海傻不愣登一通磨,居然瞎猫碰着死耗子地把它给打开了。

“先生,”界海又说,“上次下江南,在云居米行我就想问您了,您既然在水上也有商队,什么时候再出海,我能不能跟着一起去呀?”

云轩斜他一眼:“你要是想出海,没准坐的就不是我的船,是陛下的了。”

界海狂喜,狂喜之余居然还顾得上问:“那您,那您晕,晕船吗?”

==

……云轩被窗外漏进的阳光眯了一下眼,界海轻轻放下一层极轻薄的帘幕,帘子上墨笔勾抹的君子兰微微摇曳,界海站在窗口吹风,随口念了一句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他站得笔直,于是云轩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小子居然已经长到这么高了。

早上云轩醒来,懒了一会没起,只合着眼睛假寐,听见界海蹑手蹑脚地进来拉起帘子,又把燃尽的烛换了下去。界海收拾完,又悄悄地凑过来,在他床边的脚踏上坐了下来,云轩甚至能感觉到他趴在了床头,少年把呼吸放得很轻,生怕惊扰到他。

云轩一动不动,装睡装得很认真,界海看着他,觉得怎么也看不够,突然略略倾身,在云轩鬓角上轻轻亲了一下。

……云轩费了大劲才没当场跳起来收拾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界海也没那个勇气再干点什么别的,他从脚踏上站起来,无声地走了出去。

云轩听见关门的响,翻身坐起,藻井上彩绘的龙瞪着眼睛傻呵呵看他,云轩心道:“放肆,无法无天了。”

然后他发现秘教团的信鸽扑棱棱飞了进来,云轩拆下竹筒,他在闽浙总督府的人详细汇报了情况,云轩笑笑,回手把信纸烧了。他穿着件单衣走过回廊,园子里鸟鸣叽叽喳喳,他听见急匆匆的脚步声,正要回头,身上被人拿一件披风牢牢裹住。

界海说:“先生,早晨风冷,别着凉。”

评论 ( 11 )
热度 ( 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