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错刀 01

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01

柳钺到影城那天赶上片场下雪,色调暗沉的后梁宫城给薄雪涂了一层白,越发显得空寂如大墓,摄影组换着角度使劲拍空镜,摄影师手机壁纸都换了好几个。柳钺没带助理,一个人从永巷慢慢走过去,抬头是京城切割成四方的灰色天幕,他看着一只鸦越过云脚忽而飞去,觉得那鸦一瞬叼走无数朝暮,而他恍惚回到十四年前。

《金错刀》的剧本掖在他怀里,半个月的功夫已经翻得边角起皱。孟忱,字子晦,后梁末帝,开国君王明烜扫平江北的最后一道关——柳钺知道这个角色只能是他,只会是他,正如明烜除了凌青没有别人。十四年前那部《青玉案》,男女主角徐凇和申近雪从多少个孩子里头挑出他们俩,从戏到人都是命...

天衣无缝

*钺青,联动哪篇不用我多说了

柳钺放下手机。

他抬头,伸长了脖子往上看,37层,真他妈高,一扇扇窗数上去让人眼花,他数一次,在26层晃了眼,重数一次,败于29层,柳钺不认,再来,34层时又数不清了。永远差一步,就差那么一点——柳钺不数了。他想,我以前好像没有这么较真的。

抛开工作职责不谈,柳钺对自己的人生态度一向很随便: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爱咋咋地。天底下好像没有他特别在意的事。柳钺看一眼通话记录,他电话打了二三十个,每次都是响两声就被那边挂断,一排排鲜红的数字扎他的眼睛。他看一眼备注,极其简单的一个青字,就一个字,点到为止,不可言说。凌青其实不能算不告而别,就像柳钺也不能算锲而不舍。手...

没车,但被屏蔽得死去活来,链接走评论

金错刀

*钺青 有彩蛋

镜头自平地起,从女子曳地的长裙一路向上,腰线,后颈,高挽的髻上仙鹤穿云的簪,而后移到正面,远山眉斜插入鬓,双眼垂着,长睫在未施粉黛的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

姑娘慢慢踱进灯火辉煌的宫阙,月白色裙裾拖过门槛,与正红色的地毯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镜头拉远,而后切给了主位上摒着茶沫,玩味地注视着她的天子。

天子把瓷盏撂到一边,力气不小,茶水溅出来泼到了桌上。姑娘走到他对面,盈盈行了一个万福,把手中端着的漆盘恭敬地奉上。

“锦绣缎一匹、金错刀一把,奉与陛下。”姑娘语气温柔而声音婉转,天子抬了抬眉,从漆盘里把那段彩色的布抽出来放在手上展开,一把错金钢刀卷在当中,随着摊开的绣缎...